organization

行业动态

GBAS主题演讲 | 文豪:发掘无形资产价值,促进科技金融深化

2018-08-28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22.jpg


      科技金融的发展,不仅仅需要金融机构和投资人去提供资金,更重要的是需要企业能够有效的去运营自己的无形资产,释放它的价值,无形资产的运营或者科技金融的融合当然还需要政府的参与和引导。政府的引导对构建无形资产价值创造生态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以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研究为例,如果离开政府的引导和支持,知识产权的质押融资将难以持续。


8月11日,2018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大会在深圳市中海凯骊酒店召开。中南财经政法大学MBA学院教授、副院长文豪在大会上做主题演讲,题目为《无形资产价值,促进科技金融深化》。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40.jpg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MBA学院教授、副院长文豪



无形资产在现代经济中发挥日益重要作用。无形资产可以分为常规无形资产与非常规无形资产。常规无形资产指通过法律法规或现行会计制度明确界定为财产或资产的,通常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无形资产,包括专利权、著作权、商标权、商业秘密等;非常规无形资产通常指的是企业中的人力资本、关系资产、特许与资质,以及组织惯例与文化资产等。常规与非常规无形资产在企业经营中互相依赖和补充。

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中小科技企业的发展,中小企业的发展成长问题逐渐得到关注,科技金融也开始重视起来,而科技金融的核心就是发掘无形资产的价值。

大多数中小企业具有轻资产特征,有形资产较少,企业的价值通常体现在企业的无形资产中。科技金融创新,必须基于中小企业的无形资产来提供可匹配其轻资产特征的金融产品。一方面,金融机构、投资人的思维、观念需要转变,能够认可企业无形资产的价值;另一方面,从企业层面来讲,需要加强管理和运营无形资产,通过无形资产创造价值,才能得到金融机构或投资者认可,从而与金融机构、投资者基于无形资产形成科技金融的良性互动。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34.jpg

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层面,无形资产的作用日益得到揭示和认可。在宏观层面,Corrado,Hulten和Sichel(2005,2017)等的研究发现,无形资产投资解释了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差异,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源泉。美国更是在2013年采用修订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把知识产权产品纳入国民经济核算,其知识产权产品占GDP比重将达40%。美国商务部发布的《知识产权与美国经济:2016更新版》指出,2014年,美国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GDP的贡献率达38.2%。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2017)发布的报告显示,无形资产在全球价值链上获得的价值占比高于实物资产,且逐年递增,2014年无形资产的收入占全球制造业产品的32%,几乎是有形产品的两倍。牛津大学国际发展学院傅晓岚教授在《FT中文网》撰文《重新审视中美贸易失衡——基于无形资产贸易的视角》提出,中美贸易的核心是知识产权的问题,今天全球的贸易方式已经从产品贸易转向了无形资产的贸易,如果按照无形资产的贸易来核算,美国存在有大量的顺差。所以,如今的贸易体系我们需要重新评估、衡量与认识,无形资产的价值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日益上升。

文豪和李洪月等关于《中国的无形资产投资及其国际比较》的研究发现,中国的无形资产投资远低于发达国家,重点体现在结构不平衡,也就是非科学的研发投资存在不足。从传统思维来讲,要加强技术创新,进行科学研发投资,但实现真正的产业化同样需要大量的非科学研发投资,形成互补的创新资产才能真正创造价值。

基于无形资产日益提升的重要性,2015年,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将知识产权产品逐步纳入国民经济核算。

从微观层面上讲,许多管理研究发现,无形资产的价值性、稀缺性、难模仿性使其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主要来源(Barney,1991;Hamel and Prahalad,1995;Norton,2007)。现在的企业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是消耗有形资产,积累和消耗无形资产的经济组织。无形资产在企业价值所占比重日益增长。同时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财政部发布最新的会计准则的征求意见,要求把知识产权的相关的会计信息进行披露。即使如此,企业可能仍有大量无形资产无法在企业会计报表内进行披露。

无形资产对经济增长和企业经营的作用已得到确认,企业如何更好发挥无形资产作用呢?必须在战略层面制定好无形资产经营战略。我们观察到,中国企业在无形资产方面的经营战略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为I to I(Idea to Itangible Assets),主要是以获取无形资产为目标,将好的创意资产化,例如申请知识产权。但某些知识产权在企业中并未发挥真正的作用,体现其价值,只是作为档案记录而存在。第二个层次为I to C(Idea to Cash),主要是指以获取短期收益为目标。不仅考虑把好的创意无形资产化,还考虑这些无形资产能否在企业实际运用,能否帮助企业提高盈利能力,为企业带来现金流。第三个层次是I to V(Idea to Value),是指以获取可持续价值为目标。除了能够利用当前无形资产获得现金流以外,还不断开发和累积新的无形资产,努力形成可持续发展能力。许多企业在某个时期获得了无形资产,并利用其带来了现金流,但是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例如,引进了一些技术,创造了利润,但却没有形成吸引创新能力,不能进行技术升级换代和持续发展。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43.jpg

为了帮助企业更好的发现无形资产价值,我们开发了从无形资产战略到无形资产价值的模型。无形资产战略主要关注战略目标、战略分析、战略评估以及战略决策四个方面:战略目标的设定关注企业的竞争力、是否实现盈利以及是否能够可持续发展;战略分析则主要关注企业有哪些无形资产,以及如何利用这些无形资产盈利;战略评估主要分析无形资产应用的可行性,以及应用带来的价值增值;战略决策则是基于无形资产确定企业经营的战略方向、核心能力、战略定位以及实施路径。

无形资产的价值判断可以从四个维度来分析。第一是收益维度,无形资产的收益预期要关注与无形资产关联的技术、产品、客户、品牌、运营等,企业的收益主要被这些要素支撑;第二是增长维度,无形资产的价值除了要关注预期收益,更应关注无形资产为企业带来的增长。无形资产带来的增长,取决于基于无形资产商业模式具有可拓展的市场空间,能够激发真正的市场需求,并具有快速复制性;第三个是风险维度。金融就是经营风险,企业无形资产的风险不可忽视,要多加关注它的不确定性和投资回报。美国的风险投资者之所以要经过十年、二十年的打磨才能称为自己为风险投资者,是因为只有经历过才能真正理解市场的波动性;最后就是时间维度,也就是收益期限。企业要想从金融机构和投资人那里融资,需要考虑到自身的价值以及未来潜力。

有了无形资产战略,还需要优化企业的无形资产运营,为此,我们开发了企业无形资产优化的四个维度模型:

第一个维度是产权维度,无论是投资人还是金融机构,对于企业的无形资产产权问题都会重点关注。互联网时代,产权的变革、私权和公权的边际变得模糊,但是在投资的时候产权状态仍是关注重点,无形资产管理一定要关注资产的类型、产权的界定和权属,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不受知识产权保护,容易被模仿,所以从无形的idea变成无形资产非常重要;

第二个维度是结构维度,企业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结构是否合理、无形资产的数量与质量是否匹配直接影响企业的可持续性。如今中国知识产权的申请授权量全球第一,但是质量参差不齐,企业亦是如此,要加强关注企业的无形资产数量和质量匹配程度、无形资产的效能结构、投资结构,以及企业的核心无形资产和互补性资产之间的结构关系;

第三个是经营维度,关注企业是否具有路径依赖,即企业是否陷入过去的经验和资源积累中。企业要从路径依赖转向战略匹配,发挥无形资产的战略导向作用;利用无形资产作为实体经营与金融的对接,发挥无形资产的融资作用;从暂时垄断转向无形资产可持续经营能力建设,发挥无形资产的累积效应,许多企业初期具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具有短暂的垄断能力,但是将盈利或是垄断做到可持续,需要大量人力资本的建设、互补资产形成;从技术创新转向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并重,发挥无形资产的乘数效应;

第四个是信息维度。无论是上市公司或是非上市公司,都需要进一步去规范无形资产的信息披露。但是这里存在一个矛盾关系,投资人需要与投资企业信息对称,但是被投资企业更倾向于选择性披露以及不披露,或者由于企业经营管理水平问题无法充分披露,因此,需要从制度规范、内容规范、类型规范三方面优化无形资产的信息披露。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46.jpg

科技金融的发展,不仅仅需要金融机构和投资人去提供资金,更重要的是需要企业能够有效的去运营自己的无形资产,释放它的价值,无形资产的运营或者科技金融的融合当然还需要政府的参与和引导。政府的引导对构建无形资产价值创造生态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以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研究为例,如果离开政府的引导和支持,知识产权的质押融资将难以持续。

政府应当从以下几个层面引导和支持形成无形资产价值创造的生态:

第一个是引导中介服务,打通服务链,通过中介的服务链打通无形资产的价值通路;

第二个是采购公共培训,将直接奖励转为智力支持,政府可以将采购公共服务的形式转化为给企业提供智力支持和培训,真正实现公共服务的外溢效应;

第三个是对企业进行无形资产清产核资试点,探索新模式。通过做无形资产的清产核资,告诉投资人企业积累的无形资产以及未来发展的基础;

第四个是进行科技金融创新,探索无形资产证券化的途径。现在资本市场的证券制度对于无形资产的证券化形成障碍,需要政府进行政策变革来挥动探索新模式;

最后一个是完善信息平台,降低金融投资交易成本。




文豪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MBA学院教授、副院长

博士,国际注册企业价值评估分析师协会(IACVS)认证企业价值评估师(ICVS)。现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MBA学院教授、副院长,硕士生导师,兼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主任、全国资产评估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IACVS(中国)教育委员会委员,湖北省工业经济学会理事,湖北省国资委资产评估项目评审专家。研究领域主要包括知识产权与创新、无形资产与企业战略、资产评估等,主持和参与完成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等课题;为武钢集团、中建交通集团、汉正街集团等企业提供战略规划咨询;受邀为武汉市国资委、世茂集团、湖北省粮油食品进出口集团、湖北省知识产权局等单位提供培训。



回顾

8.11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大会

了解

GBAS

更多信息

【 欢迎与我们联系 】

Tel
(0755) 23605770
Email
sziurmail@163.com
Website
www.sziur.com
www.gbas-sziur.com


深圳产学研合作促进会

重点打造品牌-GB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