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anization

行业动态

GBAS主题演讲 | 汤大杰:构筑创孵新模式,培育创投新生代

2018-08-28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150.jpg


打造孵化天使投资人与创投机构的新型孵化器,探索形成了“以投带创,批量孵化专业创投人”的新模式,对于有效解决我国创投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推动创投资本更好地服务创新创业、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8月11日,2018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大会在深圳市中海凯骊酒店召开。勤智资本董事长汤大杰在大会上做主题演讲,题目为《构筑创孵新模式,培育创投新生代》。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16.jpg

▲ 勤智资本董事长  汤大杰

构筑创孵新模式

培育创投新生代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09.jpg


创投行业当前仍处于蓬勃发展阶段,截至2018年6月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国内股权投资机构超过1.43万家,管理资本总量超8.6万亿元,占到GDP的比例超过10%,机构员工总人数已超过22万人,其中私募创业投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的员工登记数量约为13.7万人,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股权投资市场。


但是,近三年以来,整个市场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从2014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拔地而起,2014-2017年政府引导基金到位资金量将近3万亿,中国私募股权基金呈现着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的业态成长方式。但是,相当部分地方政府基金管理机构的投资能力、价值判断能力、风控能力以及投后服务尚未达到专业机构的水平,有待提高。各区域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也十分不平衡,长三角和珠三角两大地区最具活力,同时浙江、四川、湖北等地区处于第二梯队,某种程度上,政府的基金规模的变化,也为下一轮经济增长的竞争力变化埋下伏笔。


虽然整个投资市场的规模在变大,但是市场整体资金呈现结构性矛盾,早期市场募冷投热,更多资金热衷于独角兽或者Pre-IPO项目,早期项目募资难,天使资金严重不足。但目前独角兽或是IPO项目已经出现了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问题,所以投资市场应该多加关注早期项目,只有这样,才能获取更多的回报和收益。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12.jpg


根据清科的统计数据,在1.3万家备案的管理机构里面,管理基金数量为1或0的管理公司占比达到60%以上,其中管一支基金的机构数量占比49.47%,同时,管理一支基金的机构有些还是股东自行出资。总体来讲, 70-80%的基金管理机构的基金管理能力是不足的。

根据2018年上半年募集完成基金的数量和募资规模来看,Pre-IPO资金过剩和早期市场资金不足。早期的项目没有太多的资本在关注,不管是从数量、规模来说四分之三左右的资金仍然停留在后期,集中于成熟期,这类机构掌握着社会上绝大部分的资本,他们的资源只会集中于Pre-IPO项目或跟投成熟项目,某种程度上,他们在浪费本应用于扶持产业发展的资本资源。


2005-2010年对于创投市场属于一个寒冬期,当时深圳正在探索政府引导基金的模式,前路如何无人可知。但是深创投在此期间进行了前瞻性的全国网络布局,抢占优质项目资源,创业板开闸当年有24家公司IPO,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成绩是空前绝后。现在一些基金是2012左右年开始运营,成立于基金发展的泡沫期,这些基金正逐步到期,很大部分业绩不尽人意,使得投资人对私募股权投资失去信心。当前,创投行业又进入新一轮的寒冬期,但历史证明,这恰恰是为下一轮进行布局的好的机会。我一直认为,投资要逆势而为,越是“寒冬”,机会越多。当然,在新的一轮投资周期,应该以“资本与产业共同创业”的思路。另外,最好的是风控是投前服务,而不是投后管理。


目前,整个创投行业的结构存在两点不均衡与两点不充分。其中,两个不平衡中第一是区域之间发展的不平衡。长期以来仅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五个城市就聚集了全国四分之三的创投资源,而就创投人才而言这五个城市聚集比重更高,这意味着其他城市无论是天津、重庆等一线直辖市还是中西部地区三四线城市的创投资本相对于创业活动而言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短缺,内地很多资源实质上是闲置浪费,所以从整个国家的管理高度来讲,如何让创投行业更均衡、管理人员的分布更平衡具有较大意义;第二是领域之间的不平衡,目前,我国创投资本大都热衷于追逐与互联网相关的商业模式创新型创业项目,其原因就是这类项目估值计算相对简单,变现较快。相比较而言,我国大多数创投资本对于需要较高专业知识和较长研发周期的技术创新型创业项目则涉猎较少。这一领域间不平衡一方面加剧了近年来我国商业模式创新型创业领域频繁出现的全行业泡沫和快速兴衰,另一方面导致对于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有重要意义的技术创新型创业项目却呈现严重“缺血”的困局。同时,对于以用户数来衡量估值的投资理念也加剧了创投资本向C端用户大量聚集,也造成了我国商业模式创新型“独角兽”企业的虚假繁荣。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02.jpg


两个不充分中,第一是早期投资发展的不充分,从创投资本结构上来说,对于创业活动推动作用最大的还是天使投资等早期创投资本支持。但相比较风险投资(VC)、私募股权投资(PE)而言,我国天使投资发展很不充分。一方面是总量不足,根据清科研究院数据,连续两年我国天使投资占全部创业投资总额的比重不足10%;另一方面,天使投资大有VC、PE化的趋势,我国天使投资平均单个项目投资额超过630万元,远高于美国的34万美元,使得真正的早期项目很难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天使投资的支持,所以创投市场应该更多关注早期项目的投资;


第二是创业投资技能的不充分,创业投资的基金管理人(GP)需要凭借超出常人的战略眼光和投资技能以便赚取超过平均投资回报水平的超额回报。但反观我国特别是近年来,“风口”的概念成为创投领域各方关注的焦点。众多投资人热衷于预测风口,追捧风口,投资风口。一时间,投资人不再关注投资技巧和专业技能,似乎只要找到“风口”并跟风投资,就可以无往而不胜。但实际情况是,无论是前两年的O2O、虚拟现实、互联网金融还是当前的分享经济这些业内大热的“风口”无一例外的出现快速由无序扩张到全行业萧条的波动,显然这些行业泡沫的快速破灭造成了本可以创造更大价值的创业投资的巨额损失。投资是一门手艺,需要磨炼、系统、传承和平台,所以未来应该把具备产业背景的企业家变成投资人,这样也属于一个增加天使投资以及早期项目投资比较好的渠道。


基于以上两个不平衡与不充分,这里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也就是创投孵化器模式。有效解决上述创投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亟需采取超常规的方法在全国培育一大批熟悉国情、熟悉市场、熟悉产业、熟悉实体经济、熟悉现代投资理念的创投基金管理团队和投资人。基于上述背景,前海创投孵化器应运而生。打造孵化天使投资人与创投机构的新型孵化器,探索形成了“以投带创,批量孵化专业创投人”的新模式,对于有效解决我国创投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推动创投资本更好地服务创新创业、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19.jpg

前海创投孵化器将成熟的国内管理模式模块化,形成了VCSaaS、模拟估值系统等七套系统,孵化器的存在不是简单的基金管理培训机构,而是汇聚大批优秀创投机构,按孵化培育的方法、流程,导入各种资源把优秀企业家培育成为“有实业功底的投资人”,培育多元化创投主体,构建多层次创投生态,促进资本向实。经南山科创局、深圳市发改委、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的调研和层层推动,前海创投孵化器开创的“创投孵化器”模式获总理认可,并通过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获得政策支持,并写入【国发37号文】,该文件要求“对创投孵化器等参照科技型孵化器给予政策支持”。

在这里,建议龙岗区引入“创投孵化模式”,以投带创,培育创投生态,孵化具有实业功底的专业创投人,打造优势产业集群。

汤大杰   勤智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

厦门大学货币银行学硕士、暨南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拥有超过20年投融资、并购、产业整合和企业管理方面经验。曾在本土知名创投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出任南京红土基金、常州红土基金、苏州红土基金、广东红土基金等十多支基金管理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或执行董事,管理基金规模超过40亿元人民币。



回顾

8.11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金融创新大会

了解

GBAS   2018大湾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大会

更多信息

【 欢迎与我们联系 】

微信图片_20180828152224.jpg


Tel
(0755) 23605770
Email
sziurmail@163.com
Website
www.sziur.com
www.gbas-sziur.com


深圳产学研合作促进会

重点打造品牌-GBAS